應對林火不力澳大利亞政府惹怒民眾
2020年1月19日 09:02

  過去4個多月來,澳大利亞林火不斷肆虐,遭遇“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林火”。截至目前,過火面積已經超過韓國的國土面積,大量民宅燒毀,數千居民流離失所,至少28人因大火喪命。

  此外,澳大利亞作為許多獨特動物和植物的家園,因本輪林火而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危機?祭、袋鼠、蛙類和鳥類大量死亡,棲息地淪為一片焦土,多個物種甚至面臨徹底滅絕的風險。

  與此同時,澳大利亞政府飽受輿論指責,不少民眾認為政府滅火和救災舉措不力。其中,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·莫里森一度不顧災情仍舊度假,遭到廣泛批評。政府支持率持續下滑。莫里森本月承認:“有些事本應做得更好。”

  一些專家警告說,澳大利亞干旱和炎熱狀況還將持續,這意味著撲滅林火仍是棘手難題。隨著這一趨勢持續,澳大利亞遭遇全國性危機,越來越多民眾可能因極端天氣、氣候變化等因素被迫拋棄家園,即淪為所謂的“氣候難民”。

  不顧災情度假 莫里森支持率一路暴跌

  澳大利亞2019年9月初現林火,火勢過去數月不斷蔓延,過火面積超過1100萬公頃,相當于韓國的國土面積。這場災難席卷澳大利亞東南部三個州,大火在嚴重性和規模上都被視為“史無前例”,迄今奪去至少28人生命,包括4名消防員,燒毀大約2000棟民宅,數千名居民無家可歸。

  此外,澳大利亞多達10億只動物或被活活燒死,或因失去棲息地難逃餓死、渴死的命運。袋鼠、考拉等澳大利亞特有的動物,以及不少澳大利亞特有的珍稀植物,由于肆虐林火而面臨滅絕的危險,尤其引發全球民眾擔憂。

  澳大利亞超過半數民眾指責政府“行動遲緩、救災不力、對氣候變化少有作為”,澳總理斯科特·莫里森及其內閣的支持率大幅下滑,本月跌至他任內的最低水平。

  澳大利亞新聞民意調查公司1月13日發布的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,59%的調查對象不滿意莫里森應對林火中的表現,只有37%的人滿意他的表現,這一比例與他去年5月贏得議會選舉時的支持率相比,呈現大幅逆轉。

  莫里森先前堅持稱地方政府有足夠能力應對林火,多次強調澳大利亞減排努力已經足夠,去年年底不顧林火肆虐前往美國夏威夷度假。雖然他后來迫于輿論壓力而提前結束假期,但不久一張他與親友舉杯慶祝新年、觀賞焰火的照片再度引發不滿。

  與莫里森度假照片形成對比的是,澳大利亞多地居民在迎新年之際仍苦苦與林火作斗爭,慘烈的滅火照片占據各大媒體頭條。在一張攝于2019年12月31日的照片中,新南威爾士州康喬拉湖災區一名男子眼瞅著大火已經吞噬鄰家住宅、火勢就要蔓延到他家,他仍然不愿放棄,舉著一根澆花用的皮管試圖阻止大火燒到他家。

  當莫里森1月初視察科巴戈災區時,一名當地女子沖他嚷嚷:“這不公平!你完全忘記我們了!我們這地方每次遇到洪災或火災,聯邦政府都沒派人支援。”另一名居民對他吼道:“滾開!”

  民調評論員威廉·鮑解讀,莫里森的個人支持率受林火影響下降8個百分點,成為他2018年8月接任自由黨黨首以來最低點,被工黨黨首安東尼·阿爾巴內塞反超。同時,工黨的支持率也反超莫里森領導的自由黨與國家黨聯盟。

  直到民怨沸騰,莫里森才決定向災區派遣軍隊,承諾撥付大額資金用于救災和重建,重提加大減排力度。他雖然一直否認政府在災情初期措施不力,但1月12日不得不向媒體承認:“有些事本應做得更好。”

  大量動物命喪火海 如何挽救珍稀物種

  澳大利亞位于南半球,是世界上唯一一塊由一國獨占的大陸,與其它大陸相分離,動植物也與其它大陸隔離。

  因此,生活在相對穩定生態環境中的許多古老動物得以保留下來,包括鴨嘴獸、袋鼠、考拉和鴯鹋。就植物而言,澳大利亞植物約有1500個屬,大約1.2萬個種,其中特有屬約500個,特有種約9000個。令人擔憂的是,許多澳大利亞特有的動植物在這輪林火中被燒死,不少珍稀物種面臨滅絕的命運。

  專家估算,澳大利亞多達10億動物受到林火的嚴重影響,包括野生動物、牲畜和家庭寵物,它們或被林火燒死,或由于無處尋覓食物和水而死去。多個物種的棲息地被大火夷為焦土,它們后續將如何生存成為一個大問題。

  一些電視畫面中,火勢飛速擴散,成群袋鼠、負鼠逃命的畫面令人心碎,而考拉遇到危險往樹頂爬的習性使得它們更容易喪生,不少居民試圖用毯子裹住考拉逃往安全地帶、給干渴動物喂水。

  “這是一場生態災難,并且災難還沒結束。”澳大利亞國庫部長喬希·弗賴登伯格1月13日接受媒體采訪時說,“據我們所知,本國動物和植物均受到嚴重影響。”

  弗賴登伯格當天視察麥夸里港考拉醫院,這所醫院收容了從林火中搶救出來的45只考拉,正對它們提供燒傷治療。新南威爾士州等地官員介紹,30%的考拉棲息地已被大火燒毀,而火勢眼下仍在擴散;某些青蛙和鳥類也受林火影響,可能徹底滅絕。

  弗賴登伯格說,澳政府撥款5000萬澳元(約合3456.6萬美元)用于緊急保護野生動物,而搶救重點是被譽為“澳大利亞國寶”的考拉。

  在一場拯救巖石沙袋鼠的行動中,新南威爾士州出動飛機,向偏遠地帶空投數千公斤的胡蘿卜和紅薯,希望這些失去棲息地的動物們不會餓死。新南威爾士州環境部長馬特·基恩介紹:“巖石沙袋鼠通常能逃過火災,但是會因為大火燒光植被而無處覓食。”

  據世界自然基金會估算,澳大利亞13種動物的棲息地徹底焚毀或嚴重受損,包括考拉、袋鼠、巖石沙袋鼠以及多個鳥類和蛙類。

  干旱缺水持續 可能出現“氣候難民”

  澳大利亞本輪林火如此肆虐,與氣溫飆升、干旱少雨脫不了干系。不少專家預測,這一趨勢將持續下去,澳大利亞民眾未來則可能淪為“氣候難民”。所謂氣候難民,是指由于遭遇極端天氣、氣候變化等因素而被迫拋棄家園的人。

  身為知名氣候學家、地球物理學家,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地球系統科研中心主任邁克爾·曼本月警告說,澳大利亞干旱和林火情況已經相當嚴重,以至于形成“火龍卷”“干閃電”等獨特的天氣現象,“不難想象,澳大利亞大部分地區今后有可能由于極度炎熱、極度干旱而無法供人類居住”。

  正是在規?涨暗牧只馂碾y中,許多民眾頭一次見識到“火龍卷”,即呈現龍卷風形狀卻由火焰構成的獨特現象,以及“干閃電”即只有閃電卻沒有降雨。

  澳大利亞氣象局去年警告稱,受降雨模式改變、氣溫升高、海水表面溫度升高等多種因素影響,新南威爾士州北部和內陸地區、昆士蘭州南部地區自2016年以來持續干旱,河流水位下降以至枯竭,干旱程度和林火肆虐風險顯著上升。

  令人頗為擔憂的是,澳大利亞多個城鎮干旱和缺水危機越來越嚴峻,到2020年中后期甚至可能無法保障居民飲用水供應,包括塔姆沃思、達博、阿米代爾、蓋拉等城鎮。

  以蓋拉鎮為例,這座小鎮擁有2000人口,當地居民正在努力適應林火頻繁、缺水嚴重等新情況,但誰也不知道情況還將惡化到什么程度。年近六旬的蓋拉鎮居民喬治告訴媒體記者,他負責清洗9輛校車,以前每周洗一次、用自來水,如今調整為每月洗一次、改用收集儲存的雨水。

  由于澳大利亞許多地區的干旱和缺水危機持續超過3年,農業生產受到嚴重拖累,不少農戶蒙受減產打擊。澳大利亞政府去年11月出臺一個低息貸款項目,旨在向受損農戶提供“喘息空間”,幫助他們挺過旱情。每個農戶最多可申請10年期貸款50萬澳元(34.5萬美元),其中頭兩年免息,隨后幾年按照優惠利率償還利息。澳大利亞全國農民聯合會對最新貸款援助表示歡迎,但對旱情仍無減弱跡象深表擔憂。按照蓋拉鎮長西蒙·默里的說法:“(干旱和缺水情況)達到新程度,簡直無法想象。”

來源: 中國紀檢監察報

beat370亚洲官方网站